潮濕灰暗的陰天,冷空氣蓄著滿滿的水氣,讓呼吸也跟著一陣又一陣的冰涼。

  一如氣象說的北部低溫特報,剛走出地下街站在車站大廳裡的方蓮拉起披在肩上的手織圍巾掩住口鼻,試圖隔絕冷空氣進入肺部導致體溫降低。

  習慣南方溫暖宜人氣候,總是特別受不了北部的冷濕。

  獨自搭車來到喧囂繁華的首都的契機,是因為一封來自外公的信。

  記憶中她在北部出生,數年後父母離開北部往南部發展,此後因故未曾再回到北部。她對外公外婆的最後記憶只剩下外婆親手做的料理與外公的不茍言笑。

羅陵個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